三分PK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PK拾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11:58: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理论上可以,现实中也不稀奇。过去45年来,对15位大法官的正式提名,都在不到110天的时间内获得国会参院确认。史蒂文斯在1975年的确认花了19天,1981年奥康纳的确认花了33天,而金斯伯格在1993年的确认花了42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鉴于金斯伯格在奥巴马任内撑着不退(她是克林顿总统提名的,想在希拉里当总统时退休,好“让女总统任命女法官”,结果让特朗普捡了便宜)的教训,同样年过八旬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·布雷耶,在拜登任内主动隐退,是值得期待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9月13日晚间,她出现了发烧等症状,送医院后完成了内窥镜手术,并清理了曾在去年8月放置的胆管支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,共和党籍的福特总统所提名的约翰·斯蒂文斯,早年是保守派,但在社会自由化的风潮下急剧左倾,成了自由派大法官的中流砥柱,于2010年以90高龄请辞(去年99岁才去世),给了奥巴马第二次提名大法官的机会。奥巴马随后提名司法部副部长埃琳娜·卡根出任,使她成为美国第四位女性最高院大法官(金斯伯格是第二位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如果吸取布什父子的教训,就不会再提名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进入最高院了吗?不见得,他在9月9日公布的20人候选名单上,赫然包括三名“反华”的联邦参议员,其中表示对担任大法官感兴趣的泰德·克鲁兹、汤姆·科顿都是哈佛法学院博士,只有不感兴趣的乔什·霍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在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参院的情况下,很难实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2月,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斯去世后,奥巴马总统提名加兰德接替,但麦康奈尔等参院共和党人以即将举行11月大选为由,拒绝举行听证会或投票。“谁来接替斯卡利斯”这个巨大的悬念,成了特朗普动员保守派选民的一个利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天后,刚被告知金斯伯格去世时,特朗普对记者说:“哇,我不知道。”“无论您是否同意,她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,过着惊人的生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一段时间,“台独”势力勾连美国政客有恃无恐,变本加厉,在谋“独”邪路上撒野狂奔。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阿扎8月访台,接着副国务卿克拉奇又到台湾。前脚刚走,后脚又来,双方狼狈为奸的戏码一场接一场,“台独”势力“独”心膨胀,甘当美方政客手中遏制大陆发展的棋子,破坏中国主权、领土完整和发展利益的帮凶。